分享按钮
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《萤窗异草》是满清期间的一部怪诞小说,大概和《聊斋志异》差不多。此书共三编十二卷,收有短篇文言小说一百三十八篇。此书叙述的多是明末清初的见闻。


这此中有一篇故事很不错,说在明朝武宗年间,在涿州有一个阴阳法师,道行高,擅使妖术能捉鬼。当地达官显贵、豪商巨贾富商,凡事家里有白事肯定重金约请他来开坛作法、超度亡魂。只有如许方保阖家安宁。如若否则,则会恶运当头、肇事上身。这时,在涿州某县一个富翁去世寿终正寝。他有两个儿子都是武举秀出身,亲朋挚友都跟兄弟俩说,那法师法力无边,务须要请这个法师做法事,方可入殓。不光仅是出殡的一个传统环节,更是以防祸殃发生。兄弟俩自然是不敢怠慢,就去重金相请。这法师见“冤大头”登门造访,法师就想狠狠敲这兄弟俩的一笔竹杠。居然要黄金100两。


这法师要的“进场费”远远出乎兄弟俩的预料。这法师的进场费居然是一百两黄金”。而且威胁道假如不请,结果不堪假想,这不光仅是贪,更是无耻。这兄弟俩也不啥也不懂得富二代,究竟是武举出身,也是局面上的人,二人说道:“生死自有天命,你云云贪婪,我家请不起,换句话说,岂非岂非不请你,我家还能败家不成,我们兄弟也就不请你了,”二人说罢,拂袖而去。二人回抵家中,家属支属得知消息后,责备非难兄弟二人不懂事,鲁莽无礼冲撞法师。兄弟二人骂道:“没有张屠户,不吃带毛猪阿,”于是二人一合计着再找其他法师顶替,结果奇了,“招贤诺大一个涿州城居然再无他人敢来他家做法。


就在兄弟俩别无他法、只好托人找朋侪告诉你谁人法师,乐意出黄金一百两请他做法事,但没想到谁人法师说道:“哼,仗着自己家有几个臭钱,赌气走了,心疼银子,如今怎么着?不还是要转头求我吗?我啊,掐指一算,他家内死鬼老爹挂掉的时候,正应着彻夜子亥之交会发生尸变。因此我才要那么多钱帮他们家镇邪。可就这戋戋一百两金子还抠抠搜搜、磨磨唧唧的,如今要想再请我出马呀,就算给三百两金子,我也不干。”(坐地起价啊!太过)言毕,法师对托付的人说:“帮我给他们哥俩带个话,可别拿性命当儿戏喔!请我打底黄金三百两。


那朋侪归去后,云云这般地学了一遍,兄弟二人不由得愁容满面、焦急万分。父亲的遗体还摆在灵床上,都快要发臭了。有棺椁而不得入殓,兄弟俩没法子,决定给黄金三百两。这时人群中有一个说:“那法师云云贪得无厌,灭尽人性。我保举一人,兴许也能办成法事,我谁人朋侪也是羽士,法术、堪舆样样醒目,但为人低调,岑寂无闻、生存困窘。和我是邻人。你们假如同意,我这就去请来。”


兄弟俩迫于眼前形势,也只得死马当活马医了,就让朋侪去请。不一会儿功夫,人就到了,见此人衣衫褴褛、面黄肌瘦,一副崎岖潦倒容貌,大伙难免又内心打鼓,根本就不信托此人,但这羽士检察一下富翁遗体,然后掐指算了半天,便说:“本日就是谷旦良辰,开坛做法,百无禁忌。”兄弟人告诉他,法师所言尸变之事,羽士哈哈一笑:“是那家伙自作孽不可活。我自有应对之术,不信你们就试试!”兄弟俩闻言大喜,允许他事成之后,必当重金三百两黄金报酬。羽士说:“钱是小事,只要保得诸位阖家安全,证实我没吹牛逼说大话就行。再就是必须治治谁人忘八法师。”


到了晚上,谁人羽士要了三只黑碗、一支毛笔、几钱朱砂预备好,在初鼓时分(约晚上7点)。只见羽士在油灯下笔走龙蛇于碗内画符。事毕嘱咐众人:“彻夜请各位闭户安寝,勿用担心,出了任何事都由我一人负担。”说完便脱去上衣,打起赤膊、头发披散、光着双脚,将画符剩下的朱砂别在裤兜里,然后爬上房梁,再叫人把黑碗递给他。


这羽士则躺在房梁上枕着双手,闭目养神。待听到打起半夜鼓(晚上23点),此时仍然万籁俱静、寂静无声。就在此时,烛光晃晃、风声嗖嗖。羽士大惊:“果然来了!”羽士坐发迹来。就见那富翁遗体开始摩拳擦掌,盖在尸身上的纸被子飘起来了,遗体直挺地坐了起来。羽士瞅定机遇,摸出黑碗急遽朝它砸去,啪啦一声脆响,遗体应声而倒,羽士悬在咽头的警惕脏终于被压了下来。可没多久,遗体又开始发作,跃跃欲起。还没来得及掏出第二只碗,僵尸就已离床下地,羽士此时才将黑碗掷去,又是啪啦一声脆响,僵尸再次应声而倒。



这时间,就听一声惨厉长啸,那僵尸崛然又起。大概是被砸了两回,它似已知梁上有人,仰面探视间很快发现了羽士,便对其怒目相向,并伸出两手、凭空挠抓,意图将羽士捉下来。
羽士立刻将那末了一只黑碗对准朝僵尸扔了已往,僵尸又一次应声而倒,许久也未曾动弹。
羽士正在高兴,不想僵尸又立发迹子,而且比刚才更为狞恶,那僵尸(遗体)居然会走步,直逼房梁。很快,僵尸已至梁下,它奋起一跃,疾如飞鹰,想用手捉住羽士,这羽士立刻口含朱砂咬破舌头,混着鲜血“噗”地向僵尸喷去。僵尸被喷,支持不住,应声坠地,同时厉声大喊:“我和你无冤无仇,为何致我于死地!”说完后一声不吭,再不动弹

此时已经是旭日东升、公鸡打鸣,众人才敢进来探视。他们恐慌地发现遗体不在床上,满地尽是黑碗碎片,散布如星,不由得乍舌称奇。羽士徐徐说道:估摸那法师应该死了,谁去看。还没有派人前往探询,隔着墙就听到嚎哭之声。原来那法师直不停不见人来送钱,于是骂道:“不给钱,我就给你家点颜色瞧瞧,看尚有谁法术比我高的,谁也没有想到的是,待敲五更鼓,法师妻子忽然听到法师大吵大嚷,嘴里说的跟那僵尸末了口中所说千篇同等。再上前一摸,已然死了。百口已经给法师已经被套上寿衣,预备收殓了。


厥后法师的儿子听闻此事,还去衙门伐鼓告状,说是他家用法术杀害自己父亲,结果衙门也没受理。那法师死掉还不满一年,妻子偷人儿子赌博,终极落得个败尽家业的了局。而那羽士,依附此战一炮而红、说明鹊起,大伙对他的法术都特殊服气。至今在涿州名声大噪、威震一方。


厥后在上世纪八十年代,洪金宝将这个故事拍成影戏《鬼打鬼》也算是名噪一时。在这部香港僵尸影戏《鬼打鬼》里,洪金宝扮演的好的羽士(剧里叫张大胆),各人偶然机可以看一看。
我是净水空流,汗青的守望者。等候你的关注和点评。
分享到 :
0 人收藏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© 2001-2018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